Just a place to 放脑洞
对Crossover有奇怪的执念
渣画渣文

© 缸中之脑
Powered by LOFTER

【文中提到的病及病症都是瞎编的╮(╯▽╰)╭勿当真】

中二奇怪的脑洞】

【真的很奇怪啦。轻喷。】


     阳光从带着水印的窗玻璃外面透进来,落在四散漂浮着的细尘上,折射出带着嫩金色边缘的薄雾。乔月从被子里伸出手,在微凉的空气中戳了几下手机把闹钟关掉,然后顺手把手机揽进了被窝。点开微博,刷新,首页上还是闹离婚的闹离婚,秀恩爱的秀恩爱,其中夹杂着一些新闻。乔月掀开被子坐起来,捞起手边的一件鹅黄色格子家居服,光脚踩在地板上走去了卫生间。

     今天天气是真的很好啊,秋高气爽万里无云说的就是这个嘛。她嘴里含着牙刷,一边闷声哼着调子一边愉悦地眺望着窗外。从窗口洒进来的阳光晃得她眯起了眼,鼻子一痒打了两个喷嚏。所幸拜老师从小的教导所赐她及时捂住了口鼻,避免了喷一镜子泡沫的惨剧。手拿开时,掌心里多了一抹红。唉……秋天就是这点不好,容易上火……中午加个炒苦瓜吧,虽然我并不想吃。她抽了一张纸,捻了个团子塞进鼻孔里。

     早餐是煎鸡蛋和咖啡。火候把握得正好的溏心蛋黄亮莹莹的,鸡蛋的咸香和咖啡的浓香交融在一起弥散在餐桌上。但乔月显然没什么胃口,半趴在桌上斜睨着电视里的新闻,有一搭没一搭地戳着蛋黄,好好的一个溏心煎蛋就被她弄得一片狼藉。蹂躏完煎蛋她端起咖啡杯大口灌了下去,晃着杯底没化开的咖啡渣向厨房迈出两步又转回来,与煎蛋对视良久,在浪费粮食的罪恶感的驱使下愣是把那已经黄不黄白不白的一盘玩意塞进了嘴里。

      洗完杯子和盘子,乔月把湿手往衣服上抹了抹,在电脑桌前落座,一手去摁台式机的开关一手掀开了笔记本的屏幕。今天也是闲着没事做,她所在的杂志社的编辑半个月前发邮件给她放了个长长的假,期限未定且原因不明。虽然并不是没觉得奇怪过,不过作为一个自由撰稿人,反正工作也是在家,工作和休假的差别只是写不写稿而已,倒也不会一下子不习惯,能歇为何不歇呢?

     熟练地双手同时操作,在笔记本上打开视频网站的同时在台式上新建了一个文本文件。一边看着电视剧,一边时不时写上几句,伴着老台式嗡嗡的运转声,一个上午很快在写写停停中过去了。乔月起身左右晃了晃脑袋,抻了抻胳膊,骨头发出清脆的咔吧声。她保存了文档,复制到微博上,点击发布,就去准备午饭了。今天这篇,怎么说呢,还算满意吧。乔月打开冰箱,瞥了一眼仅剩的一个有些蔫黄的苦瓜,又把冰箱门关上了。就是有些不知为何的意识流,写着写着就跑偏的情况出现了太多次,这点下次要注意。

     锅中的油渐渐冒起了轻烟,不时有一个油花儿炸开弹起又落回锅里。从百叶窗的缝隙间透进来的阳光正好投射在灶台前乔月站的地方,她满意地动了动沐浴着暖阳的拖鞋里的脚趾。午饭很简单,一个西红柿炒鸡蛋加上米饭,不过今天她似乎估计错了自己的饭量,蒸的饭剩了大半,西红柿炒鸡蛋也没能消灭多少。那就晚上接着吃好了,也挺方便的。乔月这么想着,把饭和菜分别装进保鲜盒放进冰箱,就又坐回到电脑桌前去关注她刚发的文章。嗯,反响还不错,十几条来自老粉丝的评论和四十多个赞,转发则不是很多。她逐一点过去回复。十二点十分发的,十二点十四分发的,十二点二十一分发的,基本都集中在午饭的这一段时间啊,看来很大一部分都是趁午饭时间刷微博的上班族吗?如果他们知道我在放大长假,会是什么表情呢?乔月略带节奏地敲着键盘,咯咯地傻笑了两声,在页面顶端的输入界面中写上“编辑给放了长假,好开心”并点击发布,趴在桌子上半眯着眼愉悦地看着回复中刷掀桌子表情的队伍越排越长。

     等她醒过来,已然是五点了。睁开眼发现自己趴在桌上的乔月有点茫然。最近怎么这么爱困啊?一放假犯起懒来就收不回来了吗?中午时分的暖阳变成了夕阳,在墙上糊了几个边缘模糊的色块。不知是不是因为整个下午都是睡过来的没有消耗,她并没有想要吃晚饭的感觉,早上美丽的天气带来的好心情也莫名的消下去了大半。她现在只想这样继续趴着,但这似乎是一种浪费时间的行为,于是打开了上午看的电视剧继续看着。晚饭不吃就不吃吧,也省了洗碗。电视剧一集一集地播,第一季播完了自动跳转到第二季,她就这么趴在桌子上看着,笔记本小小的荧屏上不断动作的画面把她的脸映得惨白。

     熬到了睡觉的点儿,乔月洗澡时欣喜地发现自己轻了两斤。这个消息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她虚度一个下午所产生的罪恶感。刷牙洗脸,洗脸时又流了一次鼻血。她指着镜子说明天真的要吃苦瓜了,镜子里的乔月回给她一个不信任的眼神。洗完澡躺在床上,乔月脑子里钝钝的,但是眼皮却没有力气闭上。所以这到底是困还是不困呢?她揽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微博,刷新,刷新,刷新,直到首页再也刷不出新的消息,才丢下手机,拿被子蒙住头闭上了眼。


    “报告!”

    “进。”

    “这是今天的监测结果。”

    “说。”

    “监测对象今天食欲不振,嗜睡,上午试图集中注意力时有轻微逻辑混乱,早晚各流一次鼻血,于中午十一点五十三分在微博平台上发表一篇文章,并回复了我们的评论,没有产生怀疑。十二点四十八分发布微博称在放长假,以此可判断她没有怀疑那封邮件,并没有回复我们的评论。晚上出现轻微失眠,凌晨零点五分左右进入睡眠。”

    “好,知道了。”

    “长官,这——”

    “知——我知道了,我……我明白。”

    “我们……”

    “没关系了,没关系了,都一样——一样……”


     曾经世界上的最后一个健康人乔月已确认感染AWY-013病原体。

     AWY-013蔓延得无声无息,无明显迹象,病症与普通感冒几乎相同,等受到重创的政府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时,未被污染的居民区已经只剩下乔月所在的,被编号为第十区的这一片土地。政府中余下染病较轻、还未死亡的人立即召开会议并对他们封锁了消息,因为“如果第十区得到了‘他们是这场灾难中仅剩的健康人’的信息,首先可能引起恐慌,使居民试图逃离从而进入已污染区域,其次如果AWY-013病原体被反政府武装所利用,会产生极其恶劣及不可想象的后果。”

     人类面对疾病是多么的渺小。第十区的净土也不断被吞噬。嘲讽的是,久居家内、并没有健壮的体魄的乔月,反而几乎成为这场灾难中唯一的幸存者。各方开始对她进行监测,进一步加强对她的信息封锁。她并不知道,也从未察觉,自己的患病将是人类灭亡的第一步。

  



花絮。




对没错文中文逸瘟疫的名字就是小安的名字+生日!!!我们如此真爱粉√【x

【感谢媳妇 @奇月影 督促!】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