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 place to 放脑洞
对Crossover有奇怪的执念
渣画渣文

© 缸中之脑
Powered by LOFTER

【盗墓笔记和我】江湖夜雨十年灯

久梦亦低眉:

这一篇,不讲道理,只谈感情。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那个曾经遥远得像梦一样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往,这个故事已经完结,我觉得自己终究,必须要说些什么。


2015年8月17日晚上,我走在自己在长白山居住的旅游小镇的木栈道上。彼时天色已经黑了,视线有些模糊,只有栈道旁边的矮柱上缠绕着耀眼的灯光。那个地方太安静了,空气也是凉的,就像毫无杂念的天堂。迎面从阶梯上走下来一行人,应该是游客,男女老少皆有,再普通不过。与他们擦肩的一瞬,饶是我早已打定主意绝不会在那一日之后退圈,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一种失去的感觉。


就好像是真的,做了一场最疯狂不过的大梦,用心在山巅上大声唱歌,又和很多很多五湖四海的人心意相通相视而笑,无数的义无反顾和心潮澎湃,在那一天夜幕降临的时候,戛然而止。


剩下一个不知所云的我自己,和喧嚣的时代里此起彼伏的非议。


关于不是道理的道理,我只想说一句话,动一动手指贬低别人或许真的可以毫不费力地取得优越感,但真的不如用那些时间,去找到一个让你永远不想说再见的东西。


趁我还年轻,心那么轻,做一次脑残粉又何妨。


 


我入坑迄今为止是三年半。那个时候,盗8已经出了,所以算是“完结跳坑”,没有与很多稻米一起度过追盗墓笔记的日子,入坑算是晚的。


入坑的契机也很平淡和巧合。之前一直对书名和里面的人名甚至cp名多有耳闻,但一直没有足够的兴趣。直到学校的新年嘉年华的学生市场贴出广告,里面又赫然有一些盗墓周边的时候,我不知道那根弦突然搭错了,决心一探究竟。


寒假第一次开始用pad看。第一章,五十年前,长沙镖子岭。把当时刚弃掉穿越言情文的我吓着了,觉得口味太重,竟然就此弃坑了几天。过了几天之后有一天闲着无聊,又觉得看了一章就弃坑不太甘心,怒拿起pad又往后翻了一页,发现是杭州古董店的画风之后,就莫名坚持了下去,无论之后再出现什么东西都没有再放弃。


盗笔看到一半的时候,曾经提前百度百科,然后就对花儿爷一见钟情。他也成了我的第一个二次元本命,一直喜欢到今天。除此以外,觉得最恐怖的是秦岭神树,记得最清楚的是“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盗笔真正吸引我的地方,到后来已经不是猎奇的情节,而是其后庞大神秘的世界观和从老九门伸展开来的种种人物故事。我坚信三叔是真心爱着所有角色的,因为每一个人都特点鲜明,背负着不同的命运,幻化出不同的风采。每一个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向命运宣战,他们的人格全都非常独立和强大,都很清楚自己的目的和原则,行在迷局之中也丝毫不曾真正狼狈。这让我很动容。所以我也觉得盗笔是一个整体,没有哪一部分不重要。一场沉重的命局,诸人诸事,彼此交融,错杂成一张巨大的网。三叔非常会讲故事,很多话平实无华,但直刺人心。


所以说,如果盗笔成为我的本命坑需要一些理由,那么首先一定是它本身的设定戳中了我。


然后,就是机缘巧合之下,我因盗墓笔记而入了二次元,直到今日。


现在想想,在二次元做的所有可以称之为黑历史的事情当中,绝大多数都是当年在盗墓圈干出来的。那时候是真喜欢,很疯狂,而且说干就干,逗乐的,虐的,拉郎配的,什么都敢拉出来溜。甚至还在最胖的时候出了秀秀的cos。不堪直视,但万分美好。


还因为盗墓笔记认识了直到现在都是最好的基友。


再后来,我进入了一段低谷期。三叔说,“很多人看书的时候正是人生的低谷,不是这本书有多伟大,重要的是那个时候的陪伴。”那会儿伴我最终走出来的,也确实是盗墓圈里的一些东西。


中间断断续续,逐渐就和盗笔成了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不再像当初一样,每天都要百八十遍地提起,以及疯狂地产出。但是,一旦契机来临,那一腔不知来处的汹涌热血,仍然会在瞬间上心上头,让人除了爱想不到别的字眼——这就是看到话剧时候的感受了。


说实话,看之前真没想到话剧会这么好。还原的剧情,精心的布景,酷炫的特效,还有各位演员好听的声线……声控稻米捂心口倒地。


所以一追就是三年,除了第一部等到了帝都巡演之外,第二部和第三部都是专程去魔都看的。


包括最后的长白山之行,可以算作我一个平平无奇之人所做过的最放纵性情的疯狂之事。


理由就是,单纯地觉得,很多东西,等不及,更不能忍受错过。如果今天错过,很可能遗憾一生。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别的什么都可以抛下。


 


一晃时光就过去了,当年唱的歌还有童音,而我已爱成了习惯,几乎忘了当年喜欢上它的理由。


盗笔一开始从未下过斗的吴邪,也已经变成了手上有十七条伤疤的沙海邪帝。


追沙海的时候,其实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这故事还是一如既往的吸引人和带感;另一方面,却止不住地心疼。


有人寒衣加身,渐行渐远。


有人穿梭风雨,奉陪到底。


直到这最后的终局。


而我,决意为了这三年半翻天覆地的改变,去赴这场十年之约。


 


如果不是盗墓笔记,我可能根本不会入二次元,不会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可爱的一群人和一堆作品,不会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玩的事情可以去做。


如果不是盗墓笔记,我可能根本不会有机会体验到想要尖叫的感觉,不会体验到同好相聚时可以驱散一切烦恼的幸福。


如果不是盗墓笔记,我可能也不会是现在的我。很多观念上心理上的东西,也都受到了一些影响。


就比如“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就凭这句话,我情愿做三叔的脑残粉。


 


8月16日晚上,和很多稻米一样,我莫名就有一种非常紧张的感觉。817零点的时候开始刷微博,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直到可能快1点才重新找到睡意。


然后3点多爬起来抹了一点妆,因为最终还是在小哥帽衫里选择了穿之前买的秀秀旗袍。但后来听说好多人两三点就出发了,敬他们更加是条汉子。


住得离北坡有些远,6点多才到景区门口。看到长长的队伍,而且长长的队伍里稻米的数量超过了自己的想象的时候,我就进入了一种表面比较平静但内心非常亢奋的状态。


因为时间关系,没有上天池,可能也是因此错过了大家在山上喊口号和唱歌的壮观景象。走在景区里,前前后后,擦肩而过的人都穿着同一件衣服,彼此之间也许并不交谈,但却因看到了对方的身影而感到安心。无数面孔不一,年龄各异的人,此时此刻都为了同样一件事情,穿梭在这座神圣的山里。


小天池到绿渊潭的稻米专属栈道上,其实人并不多。那些“十年之约,相聚长白”的旗子安静地插在道路两旁,包裹周身的都是让我长久难以忘怀的清冽空气。


签名板上都写得满满当当,甚至层层叠叠。


在山上,我看到的大家都是安静的。安静地走过也许平行时空里他们走过的路,安静地把自己的名字和心声留在这难忘的岁月里。偶尔的言语里不可避免地夹杂喜悦,显然其实每个人都难掩内心的激动。只是或许完结过后有注定的离别,所以每个人心里也绷着一根弦,竟不知道该以怎样的面目表情来面对眼前虚幻与真实交织的梦境。只有一个coser聚集的地方传来过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像曾经见证过的每一场狂欢一样,热血满溢。


我大约于1点左右回到山下,2点左右到达美人松湖。


美人松湖现场搭起了一个粗制滥造(……)的“青铜门”和一个签名板。这块板子上大家签的就比较奔放了,各种cp什么的乱飞。我们在这里帮小伙伴代签了一些名字,顺便写上了最想写的那句话:“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我们到得早了,在那里听了一个多小时现场播放的同人歌。那个时候心里非常平静安宁,夸张一点说就是射杀了一切杂念得道升仙人生圆满的感觉。我对故事有一种执念,总有的时候情愿醉死在里面。


活动3点半左右开始了,此时不大的草坪上已经站满和坐满了人。


活动本身……其实没什么,而且讲实话主办方的水平有待提高。毕竟主办者并非稻米,很多地方还是有偏差甚至态度不够。但在那一天,不会有谁破坏气氛的,在场的数千稻米也是为了一次不远万里的相聚,只要彼此心意相通,其他的也不再那么重要。


发起全国签名横幅活动的妹子真的很厉害,而且是一个理智粉,感谢她在台上替我们说让三叔不要有太大的压力。三位长春的稻米代表也很棒,代表我们坚决拒绝了不靠谱的影视化。这种感觉真的太棒了,我觉得真正会赶来赴约的确实还都是真稻米,三观正,爱得深,一条心。


最后合唱《天真》的时候,不管怎么样,终于还是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那可能是我在永恒时间里能遇到的唯一一次属于盗笔的疯狂盛事的绝响。


 


在回酒店的路上,心里很混沌。


直到在饭馆里刷起当日的微博,种种真爱告白和唇枪舌剑一齐映入眼帘的时候,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潸然泪下。


但是说实话,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


也许是因为长年的期盼最终换来了一个句点,也许是因为再一次无力对自己的所爱出手相护。


在机场的时候,稻米没那么多了,反而突然萌生一种自豪。想像一个神经病一样大吼,我是稻米!我是这旷世大梦里的一员!


最后回到北京的时候,8月18日凌晨1点多,累得不省人事。


 


盗墓笔记终于被它的缔造者亲手打上了END的字样。


而那个结局,被三叔说成是“好的,平和的,再也不用去做任何事情”。


我有些相信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的隐喻。


有人最终真正地离开。


每个人都将会迎来自己真正的离开。


“他们最终会去往同一个地方,再也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不是么。


在这个故事里,我是静默的看客;而在故事之余,我希望自己能爱它,直到最远最远的那一刻。


此时此刻,不说再见。


我还记得那时候有一个脑洞就立刻打鸡血付诸实施的自己,还记得因为盗墓笔记认识的一群可爱的朋友;还记得每一次赶往各地赴盗笔之约的风尘仆仆,还记得挑灯写九门文案的时候一边疯狂地在翻三叔的短篇和九门异闻录,一边大骂着老九门时间轴的混乱。


我还记得,当盗笔和盗墓圈甚至三叔都沦为了网络笑柄的时候,自己曾在某一个黑夜里大哭了半个小时。


还有藏海花2。


还有沙海3、4。


还有永远在我生命里留下了痕迹的他们。


怎么舍得就这样告别呢。


 


如果此生最浓烈的爱只能给予有限的几个对象,我愿意毫不掩饰,愿意极尽疯狂。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这样的人,任冰寒加身,举世讥讽,仍然燃烧热血。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我还只走过了三年半。


让我们相约于下一个十年,或者轮回过许多轮的时间,去等一场千年的雨歇。


就让永恒时间,刻下我们彼此的模样。


谢谢三叔,谢谢盗墓笔记,谢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朋友,谢谢语无伦次记流水账还那么激动的自己。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评论
热度 ( 29 )
  1. 缸中之脑久梦亦低眉° 转载了此文字